时尚潮流志> 时尚潮流志> > >莫名奇妙被一个帅到天地共愤的男鬼缠身,死活非我不娶......

莫名奇妙被一个帅到天地共愤的男鬼缠身,死活非我不娶......

2017年8月12日01时15分 来源:

1

  昨天夜里11点,奶奶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,说爷爷快不行了,让我赶快回去见他最后一面。

我是在睡梦中被吵醒的,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以为在做梦,爷爷身体硬朗,怎么会突然快不行了?

  心急如焚的我马上连夜租车赶回老家。

  我在深圳,一家化妆品公司做销售经理,距离湖南老家有点儿远,因为是急事,地方又远又偏,司机直接开口1500,这是明目张胆的敲诈啊,为了爷爷,一咬牙上了车。

  车子上了高速,天色很暗,我一个女孩子,路途遥远,为了预防陌生人的司机,上车之前当着司机的面拍下了司机的车牌号发给我男朋友。

  我男朋友去上海出差了,事发突然,不能陪我回去了。

  我自小胆子就不大,坐在车子上总觉得阴凉阴凉的。

  走了一半的路程,在一个事故多发地,看到了几个交警和救护车,地上还有一辆被卡车撞的支离破碎的女士摩托,看来又有人出车祸了。

  出租车司机从那儿路过的时候,从车窗扔了个硬币出去。

“师傅,你这是做什么啊?”

“哦,过路费。”

  给死人的?我摸了摸发凉的脖子,肌肤起了一层战栗的感觉,不敢继续问下去。

  不过,开了口,出租车司机就打开了话匣子,一路上和我聊起了家常,我倒也不那么害怕了。

  又走了一段路,出租车司机突然来了个急刹车,我猝不及防,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力撞上了前面的车位,还好是软的,但还是心跳加速了好久。

“我说师傅,你又怎么了?”我有些来气!

“我,我好像撞到人了。”出租车司机有些惊慌失措。

  我看了看附近的环境,这偏僻的高速公路上面,怎么可能会有人?

“师傅,你是不是看错了啊?”

“没有,真的是一个人,一个小女孩。”出租车司机很惊慌,连带着我也有些恐慌。

  如果真的撞了人,总要下车去看看吧?

  我和出租车师傅一起下车,可是前后左右都看了,一个人都没有,我松了一口气,看来是他看花眼了。

  我们重新上了车,可是很快我就被吓了一大跳,差点没有尖叫出来!

  因为车上有个人,一个小女孩。

“你……”我被她吓得惊魂未定,试想,谁的车上突然多了个人不恐惧?要知道,这可是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高速公路上面,而且还是三更半夜的。

“你是谁啊你?”出租车司机比我更激动。

  紧接着他说刚刚看到的就是这个女孩子,明明被他给撞了,结果是从哪儿冒出来的?

  借着公路上昏暗的灯光,我可以看到,这个女孩大概五六岁,穿着一条绣花裙子和小脚裤,顶着两条马尾,水汪汪的大眼睛,眉目如画,总之,很可爱。

  只是,她的脸色很苍白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有些冷的缘故,但这还是让我有点抵触她,心里有些想入非非。

“我要回家,你带我走。”她是看着我说的,语气还有点冲。

2

  我?那你妈妈呢?”我小心翼翼的开口,挪了挪屁股,果断离她远一点。

  她看了我三秒钟不说话,然后哇的一声哭了,“我妈死了,出了车祸死了,死了好久了,你们把我送去警察局吧,我要回家。”

  死了?

  听到她哭的很真切,我又有些同情起她来了,这孩子应该是谁家丢失的,顿时有些同情她。

  我拿出了纸巾给她擦眼泪,她却一把拍开了我的手,“坏女人。”

  我有些错愕,看着她不太友善的眼光,我也上了脾气,“妞,说什么呢你?”

“就是你,就是你害死了我妈,夺走了我爸。”她鼓着圆溜溜的大眼睛,气愤的冲着我喊。

  我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,这娃子不是智障吧!

  我压根不认识她!

  她眼里的敌意很重,我只当她认错了人,和出租车司机商量过后,决定把她送到前面20公里外的派出所。

  车子又开了半个小时,夜深了,我抵不住困意,睡了过去。

  迷迷糊糊之中,我感觉有什么覆盖了我的唇,冰冰凉凉的,还有一只手在抚.摸我的身体,像触电一样,这种感觉很陌生,蔓延了我的全身。

  不对!

  我猛的睁开了眼睛,身上压了个男人。

  车子停在了路边,就是刚刚女孩儿上车的地方,我的身上压了个男人,出租车司机和那个小女孩都不见了。

  我看不到这个男人的脸,他把头埋得很低,用情的撩.拨我的身体。

  我的呼吸越来越重,原本应该害怕和恐惧,可是我就像被什么禁锢了一样,根本动不了。

  男人微凉的手不在满足简单的抚.摸,穿过我的衣服朝下身探去。

  尖叫在喉咙里面百转千回,却怎么也冲不出口,真是惊骇到了极点,怎么也叫不出来,没办法,只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尴尬,难堪,羞耻,恐惧,乱七八糟的情绪一股脑的涌上了我的心头,可这些,都没能阻止我的身体有了反应。

  男人把我平放在车上,吻着我的每一寸肌肤,男人的技术很好,我心底的恐惧被他高超的技术征服,居然心甘情愿的接受了他的侵犯。

“你好香……”声音清越如钟磬,好听的不可思议,颈窝一阵发凉,那男人又吻了上来,冰冷滑腻的唇齿啮上的我的耳朵!

  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,事情终于结束了,男人离开了我的身体,我想睁开眼睛看一眼他的样子,却怎么也睁不开。

  他低下头,在我的肚子上狠狠的吸.允了一口,我浑身打了个哆嗦。

  其实我是个很封建的女人,恋爱不结婚,坚决不上床,这也是我的第一次。

……”一个突兀至极的铃声响起,我一个激灵睁开了眼,发觉我还坐在车上,出租车司机在开车。

  刚刚只是一个梦?我落在了梦魇之中?

  看了看自己的环境,已经到了广西交界的地方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,天上下着大雨,旁边的孩子也睡了过去。

  我抬了抬胳膊,酸疼的厉害,刚刚只是一个梦?这个梦还梦出这么现实的感觉来了,真是怪哉。

  梦到自己被人给睡了,我是太饥.渴了吗?居然会做这样羞耻的梦。

  荒诞,心里的耻辱感冲击着我的脑海,我不愿再去想梦里的事情。

3

  我看了看孩子,决定把她送去派出所,可这时候,奶奶的电话又打过来了,她说爷爷真的快不行了,一直在念叨着我的名字。

  把孩子送去派出所,肯定还得花费不少的时间和精力,最后决定,还是先回家,明天再处理孩子的事情。

  车子一路开进了我家。

  我家住在山窝窝里,四面八方都是山,重重叠叠,很偏远。

  下了车,我给了车费,小女孩还在睡,我把她抱下车,安置在了我的房间里。

  我终于回了家,可是木板门上开着的铁锁用它的冰冷,呼应着我心中的那些恐慌,连门口种的桂花树也不再芳香了,好像一切都已经落幕。

  我家的条件不太好,这和父亲好赌离不开关系。我的母亲和姐姐在十几年前消失了,究竟去了哪里,我也不知道,村子里的人都很有默契,谁也不会提到我的母亲,我有时候也会怀疑,我母亲从来没有出现过,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。

  家里只有一间很古老的大宅子,此刻灯火通明。

  我把小女孩安置好以后就去了客厅,一屋子都挤满了人,隔壁邻居和三姑六婆都来了,屋子里很喧闹,哭喊声一片。

  一看到我回来,屋子里的人都自动的让开了身子。

  爷爷已经断气了,换好了寿衣,被摆放在神台的右手边,地下只有一床爷爷生前盖着的被子做铺垫,身上盖了一块黑色的布,布的边缘是白色的条纹。

  而爷爷的眼睛,用一张冥纸盖着,只露出半张苍白的脸。

  爷爷的跟前,两个姑姑哭得死去活来,悲痛欲绝,两个堂弟也老实的跪着抹眼泪,爸爸和叔叔还没有回来,奶奶已经昏过去了。邻居们正扶着她回房。

  我来晚了。

  如果再快一点就好了,哪怕在快一点点。

  我颤抖着双腿走了过去,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爷爷,我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
  就在刚刚,五分钟之前,我还不相信这是个事实,我一直在祈祷,这只是奶奶和我开的一个玩笑,她只是想把我骗回来陪陪她而已。

  可是现在,我亲眼所见,爷爷真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……

  我噗通一下跪了下去,慢慢的爬到了爷爷的跟前,看着他已经冰冷的尸体,我伸出手,却始终没有勇气握上他的手。

  因为老人说,年轻人不能随便去握死人的手,不然会被他带着一起走。

  我把头埋进了怀里,很深很深,眼泪一颗颗掉到地上,却难受的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  爷爷是在外面养马的时候摔死的,马儿受惊,拼命奔跑,爷爷从上面摔下来,头被撞到了石头上面,送去医院的时候已经不省人事了。

  医生下达了死亡通知书,所以奶奶才打电话给我的。

  爷爷的葬礼如期举行,天还没亮,就派人去请隔壁村子的法师来超度爷爷,也请了乐队来欢送爷爷。

  我们这儿,法师做法要三天三夜,我们这些子孙后代也要跪拜三天三夜。

  我痛心疾首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换白色的孝衣,在门口的时候听到了小女孩的声音。

“我不会让她好过的!”小女孩激动的吼道!

“你敢!”

  接话的是一个男人,冰冷如霜的声音,让我大吃一惊。

  我的房里怎么会有一个男人?

4

  猛地推开房门,黑漆漆的没开灯,我按亮开关,房间里没有男人,只有那个小女孩。

  她坐在床沿边,前后摇摆着自己的小腿。

  我刚刚明明听到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,难道我又听错了?

“你一个人在这儿?”我看着坐在床上的小女孩,还是忍不住问她。

“哼!”她瞪着我,“那么你还希望谁在这儿?”

  我去,这孩子和我是有多大的仇恨,一路上就没给过我好脸色。

“喂,你饿了吗?”我耐着性子,尽力压制着内心的怒火,反正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,过了这几天就送走。

  她丝毫不领情,“不要虚情假意的装作可怜我,小三!”

  我怒极反笑,我还小四呢!

“妞,你在继续胡言乱语,我把你扔出去,外面在下大雨,出去好好的冲刷一下你的脑子!”

“你这是恼羞成怒!”

  呵,不错。

  年纪不大,出口成章,值得表扬。

  可惜,我现在的心情很差,情绪很低落,我没有耐心和她耗下去了。

“你在敢对我出言不慎,我就马上把你扔出去!”我表示此刻很生气!

“你敢!”

“那你是要试试?”我为什么不敢,只是想不想那样做而已。

  当然,我只是吓吓她,我要真那么狠心,也不会把她捡回来了。

“丹芸,你在和谁说话?”姑姑在对面房间叫了我一声,紧跟着走了过来。

“我在……”

  我正纠结怎么和姑姑解释小女孩的事情,一回头,不见了!

“丹芸,看什么呢你?”姑姑拉了拉我的袖子,“你怎么还不换衣服,快点把衣服换了,出去客厅跪着。”

“啊?哦……”我有些心不在焉,牵强的笑了笑,“你先去,我马上来。”

  姑姑郁闷的看了我一眼,转身出去了。

  我看了看房间,这房间只有二十多个平方,她能去哪儿?

  我咽了口口水,有些慌张的趴下身子,歪着个脑袋看向床底。

  没有!

  真是奇怪了,房子就这么大,这孩子能躲到哪儿去?

  一种荒凉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萌生,这孩子是在路上捡回来的,这一路好像都不太对劲啊,莫非……

  越想越觉得后怕,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。

“喂,小三阿姨,你发什么呆啊?”一道稚嫩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,听着这个可爱的声音,我有些头皮发麻的回过头来。

  她歪着脑袋站在我的身后,还打着赤脚,一脸嫌弃的看着我。

  我吓了一大跳,“你,你从哪儿冒出来的?刚刚你怎么突然消失了?”

  她翻了个白眼,指了指床,“我这么小,钻到被子里就可以了啊,床底下那么脏,我才不会去钻呢,幼稚!”

 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,被子确实是有些乱,她个子小,钻在里面可能真的不会被发现。

  我看了一眼她光溜溜的小脚丫,走过去准备把她抱回床上,可是刚刚碰到她,就被她冰冷的身体给吓得收回了手。

  我有些胆战心惊的看着她,“怎么你怎么凉?”

5

  她冲着我吐了吐舌头,自己爬到了床上。“这深山丛林里,我穿的这么少,身体暖和才有问题。”

  好像说的也是,看来是我太多疑了。

“我家出了点儿事,你不要随意走动,就在这儿呆着,我一会儿给你送点吃的来。”我说完也不再理会她,特意把门锁了,然后去隔壁房间换了一身白色的孝衣,头上带了个白色的帽子。

  客厅里哭声一片,突然有人叫了一句,“柳老大和柳老.二回来了。”

  瞬间,现场安静了下来。

  柳老大是我爸,柳老.二是我叔,他们都是村里远近闻名的小霸王,一般人都不愿意挨他们。

“哎呀,我的爹啊……”

  兄弟俩一进门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,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,隔壁邻居都鄙夷的看着他们兄弟。

  他们在我们村子里,可是出了名的不孝子。

  听着他们嚎啕大哭,却一滴眼泪也没有,我烦躁的走了出去,打算等他们哭完了再回来。

 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想到爷爷辛苦了一辈子,最后却未能含笑九泉,心里越发难受。

“丹芸,怎么不进去?”隔壁的依婶提着一个篮子来祭拜爷爷,篮子里装着些香纸蜡烛。

  我淡淡的回答,“一会儿就进去。”

  她没有说什么,刚走了几步又退了回来,然后上下打量着我。

  她的眼神充满了探究,我感觉很不自在,“婶,怎么这么看我?”

“丹芸,你回来多久了?回来的时候有没有碰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?还有,你交男朋友了?”

  我抓了抓脖子,尴尬的笑笑,“没有啊,婶你怎么这么问啊?”

  依婶在我们这儿是小有名气的阴娘,听说她的能力很强,从小就能看到一些不太干净的东西。

“没有?你是说,你还没有交男朋友?”依婶眉头紧锁,很是紧张的看着我,“不对啊,你没交男朋友?”

  我有些云里雾里,“那个……我有男朋友,可是,这有什么稀奇的吗?”

  我都24了,有个男朋友,应该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吧?

  她松了口气,但还是眉头紧皱,一脸的凝重。

  她把我拉到了旁边,小声的问我,是不是已经和男朋友上过床了。

  这种问题我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,面红耳赤的摇头。

  她听了后脸色大变,从怀里拿出一个平安符交到我的手上,再三交代,如果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,一定要马上去找她。

  我虽然不太明白她的用意,不过还是接过了她的符,说实话,我也觉得哪儿不对劲,可一时之间又说不出来。

  我觉得好像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暗中盯着我,可到底是谁,我又不知道,难道是爷爷?

  虽然是我的亲爷爷,可胆小的我还是有些害怕,赶紧把那个符带到了脖子上。

  布置好了灵堂,天也已经大亮。

  按照惯例,我们得洗个澡,接下来的几天都不能在碰水,也不能开荤,然后以例跪在客厅里。

  自从昨天半夜做了那个梦以后,我全身都酸痛的厉害,隔了一夜,这种感觉越发浓烈。

  我脱去衣服洗澡,低头的时候忍不住放大了瞳孔!

想知道更多未删减故事,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

↓↓↓


达人

网红 时尚达人 动态 排行榜